首頁 > 正文
母志琴:堅守山鄉村小27年不改初心

  1月12日早上6點,天還未亮,母志琴便匆匆出門,開車去為遙河村小48個學生、6位老師採買一天的食物。採買結束後,她立馬趕到學校,為幼兒班的學生上課。

  “半夜12點過才回到綦江家中,出來了好幾天,挺掛念娃兒們的。”1月11日晚,2020年度“感動重慶十大人物”頒獎典禮在重慶主城舉行,綦江區篆塘鎮遙河村小教師母志琴作為“感動人物”參加了典禮,典禮一結束她就連夜趕回了綦江。

  學校沒有操場沒自來水

  1993年畢業後,母志琴被分配到篆塘鎮陶家村小代課,學校缺老師,所以她必須什麼課都上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,進村只有通過泥濘濕滑的山間小路。第一天報到,父親和她揹着生活用品,走了好幾小時的山路。陶家村小沒有操場、沒有辦公室、沒有自來水,有的只是一位姓邱的老師和55個孩子。“屋裏只有一張牀和一個桌子。”空落落的環境讓母志琴難以適應,自己一個山裏娃好不容易飛出山溝溝,卻沒想到學校一畢業又回到條件這麼差的村裏。母志琴覺着委屈、想走。

  她的委屈來不及“消化”,旁邊就圍過來不少孩子,大家推攘着、好奇地打量着她。孩子們淳樸的眼神,漸漸讓母志琴的心安定下來。她留了下來,一呆就是5年,還在這裏結婚、生子。

  27年間輾轉數個村小任教

  做了母親後的母志琴不是沒機會離開偏遠山鄉。1998年,她教的第一屆孩子畢業後,陶家村小正式併入篆塘小學(中心校),學校在鎮上,交通方便、離家近,可以有更多時間陪陪自己的孩子……這些都是誘人的條件。

  “讓邱老師去吧。”邱老師是在陶家村小和母志琴並肩5年的老師,他倆負責55個孩子的所有教學。考慮到邱老師年紀大,繼續在村小身體吃不消,母志琴主動放棄了去中心校的機會。當時得知育人村小還差老師,她只説了兩個字:“我去。”

  2003年,育人村小也併入中心校,她又再次申請到條件最艱苦的新廟村小支教。新廟村不通公路,只能步行,山高路陡,每天步行需兩小時,她的衣服常常被汗水浸透。因為常穿着濕衣服上課,母志琴落下了病根——支氣管擴張,常年需要靠吃藥控制。

  新廟村小學生楊小玲,爸媽離婚後跟着奶奶生活,作業不做、上課不聽講、和同學吵架……這些是她的常態。不忍心孩子就此墮落的母志琴只要有時間就找楊小玲聊天,還養成給她編辮子的習慣。

  一來二去,楊小玲對母志琴不僅沒了戒備之心,反而有種説不出的信任,上課不再鬧了,老師安排的作業也開始完成了,“哪個説都不管用,只有母老師説話她才聽。”楊小玲的奶奶説。

  新廟村小撤併後,母志琴又再次申請輾轉到過羣樂村小、遙河村小等多所村小。2013年來到遙河村小後,母志琴就再沒有離開過。

  只要還有學生就要堅守下去

  如今,離不開母志琴的還有遙河村小的5位老師和48名學生。2017年開始,母志琴不僅要給孩子們上課,還要負責村小的一切事務。

  也是從那一年開始,每天定時早上6點出門,為大家買菜成了母志琴的工作。在學校,學生每天吃什麼菜,她要安排;不會換燈泡,她學;不會換水龍頭,她學;不會修剪花草,她還是學。為了校園更加漂亮,她自己掏錢買來玫瑰花栽在學校花壇裏。

  2020年9月開學後,學校來了位年紀稍大的老師,母志琴主動提出讓這位老師教小學生的課程,她自己擔任幼兒班的負責老師,成為“熊孩子”們的“媽媽”,要給孩子餵飯、擦屁股、換衣服。

  這些年來,好多村裏的孩子都到了縣城上學,學校的學生在逐年減少。母志琴説,就算只剩一個孩子,她也會堅守到底,把他順利送進中學。(本報記者 楊鈮紫)

編輯: 韓夢霖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69759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