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正文
祖祖輩輩缺水之地用上放心水

巫溪縣花台鄉八龍村村民王國增用乾淨的自來水洗菜。

工人們在崇山峻嶺中鋪設水管。通訊員 冉春軒 攝/視覺重慶

  “十里崎嶇半里平,九山微水一分田”。地處渝東北深山腹地的巫溪縣,山大坡陡,溝壑縱橫。全縣54萬人口中,半數以上的人居住在中高山農村地區,水質、水量得不到有效保障。自2015年脱貧攻堅以來,巫溪縣大力推進水利扶貧,實施農村安全飲水鞏固提升工程,讓20餘萬名山區羣眾吃上了放心水。

  巖壁縫隙夜“守水”

  位於喀斯特地質區的巫溪縣,地表水難以保存,羣眾長期缺乏飲用水源。“天上下雨山下流,雨停三天用水愁。”這句當地流傳的順口溜,道出羣眾用水難、吃水難的心酸。

  上世紀90年代以來,巫溪縣先後採取打水池、挖山坪塘等方式集蓄天然雨水,解決水源難題。但山坪塘裏的水因無法循環,時間一長,就變成了“死水”,水質差、不衞生,很多人飲用後腹痛腹瀉。

  但就是這樣的水,村民還得省着用:洗完臉的水再用來洗腳,洗完腳的水再用來餵豬喂牛。如果夏季遇旱情,冬季遭冰凍,村民們就連這樣的水都吃不上,只能到更遠的堰塘、水庫去挑水,或者到山洞裏去“守水”。當地年長的人記憶裏,都有一段“守水”的故事。

  那時,村民們白天干農活,傍晚便家家户户挑上水桶、拿上水瓢、帶上手電筒,走上七八里路,去“守水”了。在荒無人煙的山中,他們守着那從巖壁縫隙裏滲出來的麻線粗細的一股山泉水,等上幾個小時,才能從一個巴掌大的小水窩裏,一瓢一瓢地舀滿兩桶水,然後挑回家。若遇到旱情嚴重,水量小,守水的人多,他們則可能一整晚也守不到一擔水。

  後來,巫溪縣相繼實施了農村人畜飲水、飲水解困、飲水安全工程,在水源短缺、人口相對集中的區域修建了大量蓄水池,保障村民日常用水。但受限於地理條件和經濟水平,這些蓄水池和引水管道缺少管護,久而久之破損嚴重,水質也未徹底改善,羣眾吃“放心水”的願望並未實現。尤其是那些居住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羣眾,因坡度大、距離遠,集中蓄水點的水源根本上不了山,還是隻能“望水興嘆”。

  巫溪縣中高山區的一些農村,很多農户在改建房屋時,都會在樓頂用水泥磚圍一個高約50釐米左右、面積較大的小型蓄水池,專門用來存集雨水,俗稱“樓板水”。一場大雨過後,水池蓄滿,能用上十天半月。但遇上天公不作美,曝曬幾天蒸發快,微生物迅速生長,水質就變腐了,用當地的話説就是:“水上漂油、缸底留垢。”這時,人們又只能去挑水或用車拖水,勞動強度大、運水成本高。因此,很多留守老人和孩子的生活用水便成為外出務工者的一塊心病。

  一條“水龍”穿林間

  今年春節,勝利鄉健農村村民齊明再也不用“為水愁”了。自從巫溪縣水利局在勝利鄉實施農村安全飲水提升工程後,他和周邊幾個村的村民用水就再也沒缺過。

  勝利鄉地處高寒山區,境內無河流、少泉水,加之地質情況複雜,地下漏斗、裂隙、溶洞溶坑星羅棋佈,降雨難以形成較大地表徑流,雨水資源可利用率低,水利工程建設難度大、成本高,是巫溪縣內缺水較為嚴重的區域之一,且水質較差。該縣經過多次勘察論證,決定以附近紅池壩深層地下水為水源,由文峯水廠經隧道通過引水和提水,再經勝利水廠淨化消毒處理,徹底解決龍獅、塹場等7個村、1萬餘名羣眾的飲水問題。

  前些年,巫溪縣也曾把解決高山區羣眾飲水問題提上議事日程,但因民貧、縣困,縣財政保基本運行都困難,通水之事就被擱置下來。脱貧攻堅戰打響以後,巫溪縣把解決羣眾用水當作最大的民生實事之一,不斷爭取各方支持,下定決心從根本上破解這一難題。

  2018年11月,勝利鄉農村安全飲水提升工程正式動工。設計方案、勘測線路、鋪設管道、建設提水點……一項項工作在大山中幹起來都十分困難。取水點比勝利鄉的海拔低,需要幾次提水,才能將水引上山。管道要穿越數座大山、溝壑,甚至要多次從懸崖上方穿過,工人們只能肩抬背扛、徒步攀登,將沉重的水管運上山來。

  2019年9月4日,一條長達44公里的引水管道,從文峯鎮、塘坊鎮穿山越嶺,讓一股清泉向勝利鄉奔湧而來。這一引水工程的正式通水運行,徹底解決了勝利鄉缺水問題。

  這一年,在地處巫溪東部的通城片區、西部的尖山片區及北部的下堡片區,其他幾個農村安全飲水提升工程也進行得如火如荼。到年底,一股股清流進村入户,不僅羣眾的生活用水得到了徹底解決,發展種植養殖業的生產用水也能保證,數萬羣眾夢想成真。

  “引水下山,提水上山,補齊短板。”巫溪縣水利局局長譚仁和如是説。近幾年,巫溪縣水利人一直奔忙在解決羣眾安全飲水難題的路上,僅2019年,縣裏就投入了1.7億元,採取跨流域調水、長距離引水、高揚程提水等方式,建成鞏固提升工程250處,實現農村集中供水率91%、自來水普及率81%,全面完成了全縣貧困人口和所有農村人口的飲水達標論證。

  貧困羣眾護水管

  飲水工程建好後,要確保羣眾長期穩定吃上放心水,管理是關鍵。

  上磺鎮石峯村,由“大石”“高峯”兩個村合併而成。地如其名,該村海拔從800到1400米左右,近7平方公里的土地高山林立,1800餘名羣眾散佈在各個山坳之中。

  歷史上,這兩個村莊羣眾飲水主要靠集蓄山泉水和雨水,供水保證率極低。缺水嚴重時,村民因為爭奪水源,多次引發爭執。2018年到2019年,巫溪縣為解決石峯村至城廂鎮花慄片區7000餘人的飲水問題,採取三級提水方式引水到村,2019年10月工程完工。與此同時,一套嶄新的管護方式也在這兩個高山村實行開來。家家户户裝上了智能化水錶,實行了預付充卡用水;各片區成立了供水協會,落實了運行維護管理人員;各村還安排兩名貧困羣眾擔任水管員,從事公益性管水工作,專門負責主管道的運行維護管理;對支管道的維護,則實行用水户“三户聯管”或“五户聯管”的相互監管制度。

  石峯村通自來水後,因海拔高、坡度大、管線長,為防止水管出現滲漏、破裂現象,貧困羣眾王良萬被聘請擔任水管員,每隔兩天,他就要翻山越嶺地巡查管線。如果大雨後滾落的山石砸破水管,他就要帶上燙槍、鉗子、生料帶等工具,及時把破損處補好。若有更大的石頭砸斷管道,他還需背上更重的套絲機、扳手等器具,把斷掉的管道接好。從事這項工作,王良萬每月可增加1000元收入。

  “我們這裏山高,祖祖輩輩缺水。現在真沒想到國家給我們這麼高的地方通了水。我要是管不好,出現了斷水情況,就對不起國家,對不起全村鄉親。”王良萬説。

  2019年,巫溪縣出台了《巫溪縣農村集中供水工程運行管理辦法》。在巫溪縣水利局指導下,巫溪縣的農村供水工程全部建立了管水組織,落實專人、制定制度,確保每個工程有人員、有措施、管到位。經培訓,578名像王良萬一樣的水管員上了崗,小型集中供水工程的維護管理、水質過濾淨化和加藥消毒有了專人負責,農村供水水質明顯提升。巫溪縣財政每年安排300萬元,對供水人口少、所收水費不能維持運轉的工程給予補助。

  告別扁擔,打開水龍頭。從“靠天吃水”到“有水吃”再到吃上放心水,對於久為水困的巫溪人來説,這是一場夢想成真的改變。(記者 巨建兵 通訊員 冉春軒 傅春蓉)

編輯: 劉磊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269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