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正文
“嫁”到貧困村的男人
2020年09月30日 11:29 來源: 新華網

  新華網重慶9月30日電(王彩玲)“我在村裏見到肖書記的時間比我兒子、女兒還多,我們遇到事情就喊肖書記。”扶貧兩年,重慶黔江區沙壩鎮木良村第一書記肖鳴“串門”串成了村裏人;扶貧四年,他從駐村扶貧第一書記變成了“嫁”到村裏的男人。

  肖鳴是中信銀行重慶涪陵支行的高級業務經理,受中信集團推薦、中信銀行重慶分行選派,於2016年3月進入木良村,駐村扶貧。2018年,兩年任期已滿,本來可以返回大城市的他,卻選擇留了下來。2020年3月,肖鳴第二個任期屆滿,但面對的村民期盼,他再次放棄回到重慶主城的機會,繼續奔走在武陵羣山溝壑之間。

四年扶貧,在肖鳴的推動下,木良村已建成村級公路21公里。新華網 向進攝

  走訪調研號準“貧困脈”

  木良村位於武陵山集中連片貧困地區腹地,是有名的“窮窩窩”。人們用“養兒不用教,酉秀黔彭走一遭”形象地描繪這裏自然條件和貧困狀況。

  “全村近30公里村道,硬化路面僅1.5公里,交通閉塞,基礎設施建設差是木良村給我的第一印象。”肖鳴回憶説,他剛到村裏,大家聽説新來的第一書記帶了60萬元“嫁妝”,頓時沸騰了,訴苦叫窮、要錢要物的都有;不給他們發錢、發物,就開始質疑、責問,甚至謾罵。

  “扶貧款要用在刀刃上,這些錢、物給誰,不給誰我心裏得有個數。”接下來幾個月,肖鳴每天都在村裏。用他的話來説就是,“真正摸清底子,才能開出針對性的方子,也才能保證扶貧款用得好、用得巧。”

  白天走訪,晚上做記錄。“剛到村裏的那幾個月,陪老人聊天成了我的主要工作。”他在聊天過程中得知,村裏農耕地有限,村民積極性不高,年輕人普遍外出務工。“通過兩個多月的走訪,我發現村裏獨居的老人很多,留守的兒童更多。”肖鳴説道,當時我就在想怎麼樣才能讓年輕人吃住都在村裏,工作也在村裏。

肖鳴挨家挨户走訪瞭解貧困狀況。新華網 彭博攝

  深思後,他決定用扶貧款支持有意願的人發展產業,從而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回鄉創業。那到底要發展什麼呢?帶着新問題,肖鳴開始了新一輪的走訪。通過對木良村以及周邊鄉鎮產業的走訪調研,他發現木良村適合發展桑蠶、李子等產業。

  產業扶貧摘掉“貧困帽”

  “扶貧開發沒有產業發展的支撐,就像一條沒有源頭的小溪。”肖鳴認為,農村要脱貧,就得有能夠長久發展的產業;農户要脱貧,就要有能夠支持脱貧的動力。

  “木良村的貧困不是三五年形成的,脱貧也不能一蹴而就,只能讓一部分人先脱貧致富,帶動更多的人主動加入到脱貧的隊伍中來。”木良村黨支部書記張友順介紹説,為推動木良村的產業發展,肖鳴在中信集團的支持下每年設立20萬元產業發展種子基金,無償支持有意願、有能力發展特色種植、養殖和農產品加工的建卡貧困户通過勞動、創業擺脱困境,並按幫扶資金10%的比例給予獎勵,變“輸血”為“造血”。

  “當時,他拿出3萬塊‘產業發展種子基金’支持侯章江養蠶的時候,很多人心裏不舒坦。”張友順表示,現在侯章江已是村裏的蠶桑種植大户。侯章江的變化讓村民看到了發展產業的前景,此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主動向肖鳴申請產業發展種子基金。

  2017年11月,木良村順利完成“村摘帽、户脱貧”攻堅任務。但在他看來,村裏年輕人很少,後續發展動力不足。讓他欣慰的是,產業扶貧的成效逐漸顯現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決定返鄉創業。

  常年在外務工的李小洪,在2018年選擇回鄉發展桑蠶。肖鳴瞭解情況後立即着手為他落實蠶棚,聯繫技術,幫助李小洪早日實現發展產業脱貧致富的願景。“目前收益可觀,他的變化讓更多年輕人看到,農村也大有可為。”肖鳴笑着説,如今他已從昔日“打工仔”變成了創業“小老闆”。

肖鳴到桑蠶基地瞭解李小洪養蠶的情況。新華網 彭博攝

  “我現在不光自己創業當老闆,還在村裏當了幹部。”李小洪自豪地説。“他很有創業思維,學習能力又強,我們就把他納入了村委會班子,將村民發展與幹部隊伍建設相結合,一方面能進一步激發他的能動性,另一方面也能夠起到很好的帶頭作用。”肖鳴表示。

  2019年,木良村又實現了貧困人口為0,返貧人口為0,新增貧困人口為0的“三清零”目標。四年扶貧,在肖鳴在中信集團的支持下,帶動木良村村民發展蠶桑、李子、生豬等特色產業,摘掉了貧困的帽子。

  科技扶貧開出“致富方”

  在相對貧困的沙壩鄉,向紅偉絕對是個“大老闆”。“目前我種植了230畝脆紅李,90多畝青脆李,按照今年的長勢,脆紅李大概能收15萬斤。”向紅偉看着滿樹的李子説道,“今年我花了7萬多塊,引入了技術團隊,相比去年確實增收不少。現在的價格是一斤5元,估計能賣到70多萬元。”

  對於日常支出,向紅偉介紹稱,從去年11月到今年9月,每天都需要二十多人打理基地;集中採摘的時候,一天需要40-50人,工人來源於周邊村子,其中木良村是主要來源。

  “日常打理李子園我一天能掙80塊,還包一頓午飯。要是翻地的話,一天能掙120元。”常年務工在李子園的貧困户侯川(化名)説。“就脆紅李來看,除掉技術費用、工人工資等常規性支出,應該還有30多萬的收入。”向紅偉説道。

  為用好中信集團幫扶資金,肖鳴和村委會商量後,拿出10萬元購置了適應山地操作的小微型農業機械,緩解農村老齡化加劇、勞動能力降低等問題,從而降低了農業生產成本,減少了土地撂荒面積。

  “有了機器後,耕作就輕鬆多了,一般情況下,我一天可以耕3-4畝水田;如果是陳水田的話,一天能耕5-6畝。”侯川介紹道,如果人帶着機械去務工,一天可以掙到200多元,農忙時節一個月就能有6000多塊。

  “駐村四年,雖然完成了組織安排給我的任務,但是這離人民羣眾對美好生活的願望還有一定差距,2020年要全面實現小康社會,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”本來在2020年3月就結束第二屆任期的肖鳴打算待到年底,他要親眼看到脱貧攻堅在木良村、在黔江區、在全重慶全面收官。

木良村的光伏電站。新華網 向進攝

  四年駐村扶貧,肖鳴在中信集團和中信銀行重慶分行的支持下,讓一個曾經集老、少、邊、窮於一體的落後山村煥發出勃勃生機。隨着村裏基礎設施的改善看,產業發展條件的提升,木良村返鄉創業的人多了,農户增收致富的路子廣了,村民精神頭足了,奔小康的信心也更強了。

編輯: 江茜
精彩視頻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31126561873